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七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七章



那个下巴抬得老高,一脸我就是来跟你杠的小鬼名叫刘赞。杜思杰原先并不知道他的名字,毕竟两个人的交情仅限于差点打架的程度而已,毕竟对峙的只是两个小孩子,动手前哪里会想着先抱个拳互报家门?


实话实说,刘赞小朋友模样长得还挺周正,小脸蛋看起来白白嫩嫩,眼睛又生得大,路人见了都忍不住要去捏一捏他肉嘟嘟的脸颊。可惜孩子的脾气被家长惯的厉害,小小年纪就是小区里的孩子王,调皮捣蛋一把好手。而他那个亲爹也确实争气,还刚好跟方孟韦还是同一个系统,是分管其他部门的副局长。


虽说他的升职速度不如后来居上的年轻人,但在系统里确实资历深厚,也确实给了儿子胡闹的底气。 


在和小区里别的小朋友玩耍的时候,刘赞这个孩子王的名头自然耳熟能详,没想到上回才差点闹起来,原以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没想到这么快居然又对上了,而且看样子,还是对方特意在这里候着似的。 

 

名不副实,这人哪里赞了?


而今天他故意在杜思杰面前显摆的东西是个绒面的盒子。


杜思军显然认得那盒子是哪来做什么的,瞅了一眼又转而望向刘赞,表情有些微恼。 


盒子里静静躺着一枚个人二等功的奖章。


刘赞一脸趾高气扬地将打开的盒子推到杜思军面前,然后洋洋自得地说:“这是我爸爸挣回来的,货真价实!” 

 

暑假已经尾声,社区活动室里奔跑打闹的孩子显著减少,阅览室里此时只有杜思杰和刘赞两个人,虽然在场的听众只有唯一的一个,但那并不妨碍刘赞继续滔滔不绝地往下说。 

 

“我爸爸那时可英勇啦,为了救下伤者,他以谈判为幌子一点一点靠近歹徒,那家伙冷不防地就一刀劈过来,我爸爸就徒手抓住刀刃,流了血都没撒手,然后反手就给歹徒脸上来了一拳——”


他说得声情并茂恍如身临其境,而实际上,当时的场面也确实被路面监控记录下来,还一度登上本地新闻。刘赞换着频道把父亲英勇生擒歹徒解救无辜市民的新闻翻来覆去看了十几遍,把每个镜头都牢牢记在脑海里,配合肢体动作能把整个过程还原个七七八八。 


要不是当时网络还不够发达,没准他老爸刘副局长也有希望当一回网络红人。 

 

说者眉飞色舞,听者却从头到尾都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等刘赞把这段事迹从头到尾扒完每一个细枝末节,他也没有回复评论,更不要说转发分享,双击666了。  

 

这下,刘赞显然不高兴了,追着他非要给个说法,当然了,这个说法无非就是陪着他一起夸。男孩子嘛,多数都崇拜英雄,也喜欢听这样惊险刺激的故事,当父亲的形象和英雄二字重叠在一起的时候,更是与有荣焉。 


“又不是你挣来的,你有什么可炫耀的?”

 

杜思杰记忆里的父亲形象很模糊,他只依稀记得抚过脑袋顶上的大手里布满厚茧。因为参与的任务还涉及保密行动的关系,他的牺牲犹如抛进水潭中的小石子,在悄无声息中便沉默了。想来也是,当消息传到家里的时候,谁还有那个闲情逸致去关注台面上的新闻?


再后来,上门慰问的领导送来了金灿灿的勋章,类似的东西柜子里已经摆了整整一排,而这一枚追授来的一等功似乎格外沉重,母亲颤抖着接过来,身子里事先积蓄的坚强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杜思杰曾经缠着杜见锋听他将有关父亲的各种故事,听他参与行动时英勇的事迹,他可以想象,真实的情况也许比杜见锋描述得还要惊险紧张。 


但这些,外人并不知道。

绝大多数不会登上报纸,也不会出现在新闻里,能向世人证明这些曾经真实发生过的,只有那一枚枚功勋章,即便是最亲的人,也只能从口耳相传中得之一二罢了。


然后一点点从人们的记忆里淡去,逐渐遗忘。


你爸爸是谁?

没听说过嘛。

瞎吹谁不会啊。

我才不信呢。


童言无忌像亮晃晃的刀子再度直直地捅过来,避无可避。 


上次从刘赞嘴里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杜思杰就很想说,爸爸得到的奖章他都妥妥当当的封在纸箱里,好多好多,肯定比你爸爸多! 

 

因为我爸爸真的是英雄。

因为我听了他好多故事。

因为我不是瞎吹。 

哪怕你不相信。 


但小孩子的争强好胜很快就被劝开了。


回去以后杜思杰一直心事重重,他很害怕某一天再也记不起爸爸的样子。


是不是死去的人最后都会被遗忘? 


死,真可怕啊。  


所以他盯着照片看了又看,杜思念和杜思军不一样,他们跟父亲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父亲这两个字所代表的一切对他们来说也很模糊,所以他们更容易接受杜见锋的到来。


虽然杜爸爸对他们很好,杜爸爸也很厉害。

但不一样,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弟弟妹妹对爸爸的记忆那么单薄,如果连我也忘记的话,就再也没人记得他。

那样爸爸就太可怜了。

 

杜思杰鼻头一酸。  


对面的刘赞却完全不知道他的心思,只知道自己被人笑话了,他好不容易把摆在柜子里的奖章偷偷摸摸带出来,就等着再见面时给杜思杰好好开开眼,结果对方一句话就把他讥得面红耳赤。


哼,既然道理说不过就干脆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反、反正我爸爸是货真价实的英雄,还上过好几次电视呢,有本事你也拿出真凭实据来呀?你又没有!我听都没听过他的名字!”

 

这番似曾相识的话再度触及了杜思杰的逆鳞。 


他猛地抬起头,眼神凶得吓人,刘赞似乎也吓着了,用力咽了咽口水,半晌说不出话来,印象里除了发火时的老爸,他还真没怵过谁。 


就是嘛,这家伙长得又不高,身体也不壮,有什么可怕的?才不怕他呢! 


刘赞梗着脖子死活不肯认输:“我又没说错!本来就是你撒谎在先!”


这次,杜思杰蹭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凳子顿时翻倒在地,眼神分明更凶了,眼眶却微微泛红,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反差。


待社区活动中心的工作人员发现异状赶来,两个孩子已经在地上扭打成一团,杜见锋也是听到动静才意识到出事,赶忙拉着杜思军匆匆追下楼。 

 

杜见锋人高腿长跑得飞快,差点直接撑着楼梯扶手跳下来,杜思军哪里追得上他,跑得快差点自己把自己绊倒,多亏旁边一个年轻小伙伸手及时扶住他。


杜思军被稳稳地放下来,看到对方的脸却莫名觉得面熟,只是完全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正好奇地想要发问,对方已经拐过走廊不见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113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