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五章

前篇:【1】 【2】 【3】 【4】

微玻璃渣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五章

“我没兴趣谈交易。”

明楼冷漠地挂断了电话。

自他诞生自我意识起,从来只有他逼迫别人乖乖就范的份,何曾被人威胁过?

再说了,不管是阿诚还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和他签订的契约内容都非常明确,这里面可不包含救人这一条,所以说他并没有义务去趟这个浑水。高木自以为握住了明家的把柄,却不知道刚才和他通话的那个明楼并非本尊,所谓的兄弟感情根本不可能拿捏得了他。

 

或者说,如果身为契约者的阿诚被高木杀死,他刚好可以离开这具身体,继续过逍遥自在的生活,这世界上没有东西能够束缚他,哪怕是这具躯壳也是因为自己无聊的好奇心才没有腐朽在漆黑的小巷里。

占据着明楼身体的魔物觉得,自己做到现在这个程度已是仁至义尽,哪怕现在就从人前消失又何妨。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又走回接待室门外。 

透过百叶窗的夹缝可以看到明镜正死死攥着手帕,阿香举着手机在和她一起看突发新闻,但蜂拥而来的记者全被警戒线拦在外面,只能看到救护车不断出入,附近都是倒伏的汽车和没来得及扑灭的余火。

 

明镜面如死灰愁肠百结,倘若警方已经找到阿诚,那消息必定第一时间就会传过来,可他到现在还迟迟没有消息,很有可能是凶多吉少,阿香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忙拉住她的手给予微不足道的支持和安慰。 

 

明楼面无表情地从窗口退开,强调似地再度告诉自己,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留恋,可脚步再往外迈出两步心口又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不过这次,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跟这干扰自己决断的诡异情绪抗争到底,反正要脱离这具躯壳只需一息而已。

躲在看不到日头的偏僻角落,明楼的眼睛往下一耷。

再过几秒,走廊尽头就会突然多出一具尸体,按照那些jing察的思路,责任应该会归咎到那个叫高木的家伙身上吧,再怎么说他也肯定是最大的嫌疑人。

可预想中解脱并没有实现。

明楼难以置信地望向掌心,纵横交错的纹路犹如一条条锁链,将他和这具身体紧紧绑缚在一起,仅凭自己的意志根本无法抽身而去。

他又重重闭上眼,尝试找回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然而尝试再度以失败而告终。

过去的他自黑暗而生,能任意穿梭于影子之间来去无踪,可一旦拥有了实体,这些能力便再也无从施展。原本应该是他吞噬死者的灵魂取而代之才对,但现在看来却更像是消化不良,本该是由白变成黑,现在却是黑与白完全调和在一起,变成了介于两者之间的灰色。 

原先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是因为心血来潮而已,现在却害他被人类的七情六欲所困,这就是所谓的自讨苦吃吗?明明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自己却被牵动着产生了不必要的感情。 

就像本尊那样…

明楼揉了揉两眼之间的穴位,酸疼沿着眉骨一直蔓延到额角,尽管这么做能起到的舒缓作用微乎其微,但人类在身陷困境时还是会做出这样徒劳无益的小动作。 

他将后背重重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冰冷的触感被厚实的衣物阻隔在外,但垂在两边的手还是不自觉地一凉。虽然隔着一道门,但只要竖起耳朵还是能听清屋里转播的新闻,越听越觉得焦躁不安,鞋底不自觉地点着地面。

警方抵达现场已经超过半个小时了,但他们的进展并不顺利,无孔不入的记者也不知道是采用了什么迂回路线,居然偷偷摸到了位于现场的临时指挥中心。

按照临时指挥中心收到的消息,和阿诚同坐一辆车的警员一死两伤。根据伤员的说法,大家在车辆翻覆后都受到了震荡和冲击,车内的安全气囊也跟着弹了出来。驾驶员昏迷不醒,而严重的耳鸣和眩晕也导致其他成员完全分不清东西南北。

而罪魁祸首便趁人群混乱之际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车边,车内的其中一名警员慌忙掏枪试图阻止,却被他一枪打死。高木的目标非常明确,但冒着烟的枪口刚转向后车厢,他就发现眼前这个所谓的明镜其实是个冒牌货。

意识到自己被耍的高木顿时怒不可遏,但他没有急着痛下下手,而是在认清这个假明镜其实是由阿诚假扮之后,决定靠绑架他来引蛇出洞。

这些信息本不该公之于众,但记者却为了博取公众的关注毫无删减地摆在镜头面前,等警方发现这些听壁脚的搅屎棍时,再想挽回影响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明镜忙夺过手机,她有高木的联系方式,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还能用,但她还是决定先试上一试。但阿香觉得这样贸然联系有些不妥,万一对方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该怎么办?阿诚已经落到高木手里,难道还要让大小姐也身陷险境吗?

关键时刻还是明楼及时赶到,捧着姐姐的脸转向自己,明镜正欲说话,可目光一对上弟弟的眼睛便感到阵阵眩晕,仅仅只支撑了几秒人便软绵绵地倒向沙发,一旁的阿香不明就里,忙晃了晃明镜的肩膀,见她没有清醒还要掐人中。

“人没事。”明楼说,“我要出门一趟,要是大姐问起来就说我去接阿诚回来。” 

“可是大少爷——”

连警方现在都束手无策,你怎么知道他在哪里? 

“放心吧,我去去就来。” 

 

凭着只要对视就能暂时催眠对方的能力,明楼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出警局大门。

而此时的高木正捏着一部一次性电话在屋里踱来踱去,这里是位于爆炸点附近的老旧出租屋,虽然屋里设施简陋,但胜在没人过问租户的身份,最适合拿来躲避警察的耳目,毕竟他带着一名受伤的人质行动根本不可能走远。 

原本她已经做好准备要姿态强硬地向明楼提出要求,却万万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直截了当地挂断电话,显然明家姐弟感情深厚的传闻和实际有出入。

“我早就跟你说了,拿我当人质没有意义……” 

阿诚被高木用绳子牢牢绑在椅子上,绳子掐在肉里勒出明显的红痕,他仍旧穿着定做的旗袍,但伪装用的假发和高跟鞋在被押来这里的途中就掉了,只能一路用脚板踩着地上飞散的爆炸碎屑,沾在足弓上的血迹还没有干透。 

高木冷笑了一声,枪口随之瞄向阿诚的额头,这些年明家的戏演得还真是逼真,他居然还当真了,以为区区一个管家可以要挟得了真正的主人。既然这个人质无法带给他期望的价值,又何必继续留着这个累赘拖累自己呢?

阿诚不卑不吭,顶着受伤的脸毫不避讳地迎着枪口。 

幸亏现在陪着大姐的人是冷酷无情的魔物,否则要是大哥和大姐真的孤身赶来,岂不是自投罗网?眼下局面再怎么糟糕也比连累他们强。 

眼看高木的手指已经按在扳机上,随时随地都有按下去的可能,阿诚依然没有低头求饶的打算。

就在命悬一线的危机关头,外面的门铃却突然被人按响。高木只好暂时按捺住杀人灭口的冲动,先握着枪蹑手蹑脚地摸向门口,先搞清楚来者何人再决定如何处置。

然而,他刚睁大眼睛看向猫眼,薄薄的门板就被守候在外的明楼一脚踹出一个大窟窿,高木因为站的近,身体又没有任何防备,也同样吃了这一脚的威力,顿时痛得抱住肚子,只觉得五脏六腑好像都被巨锤狠狠砸了一下,剧烈的震荡让脑袋里不断嗡嗡作响。 

伴随高木的哀嚎声,明楼从容地将手穿过门上的窟窿,从外面将门锁打开,高木仗着手上有武器还试图还击,却被明楼轻而易举地截下。

紧跟着便是啪的一声枪响。 

子弹瞬间洞穿了高木的胸膛,绽开一朵鲜血淋漓的花,飞溅而出的血落在明楼脸上,他兀自舔了一口,旋即又啐在地上。 

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阿诚哪里还能坐得住,他挣扎着试图摆脱身上的绳索,但很快明楼便提着枪走进来,裤脚上还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血迹。

他先帮阿诚解开绳子,接着便打电话通知警方,理由他也已经想好了。高木威胁他单独过来,但两人在谈判中发生争执继而动起手来。 

阿诚揉着手腕上的勒痕,怔怔望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们之间有契约相连,我当然知道。”

“谢谢大哥。”

“不,我不是你的大哥。”

明楼冷冰冰地撇下这句话,只留下阿诚一个人木然地站在那里。 

 

(未完待续) 

评论 ( 34 )
热度 ( 227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