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二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二章



匕首毫不留情地抵着颈侧的血管,因为尚未开锋的关系,虽然手腕上加重了力道,却没有割破皮肤。


所谓的恶魔其实在现实世界并不具备实体,只是一股强大的能量而已,必须凭依在宿主的肉体之上才能将这股能量释放出来,因此在对付恶魔的时候,只损伤肉身是不够的,还要在武器上施加净化的魔法和咒术。也就是说,锋利与否只是附加的好处,驱魔的咒语才是关键所在,而其中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在恶魔脱离肉体之前连同宿主一起杀死,但如此一来,宿主也会立刻死亡。 


而现在的明楼和黑影并非凭依和被凭依的关系,而是在同一具身体里共生,灵魂在融合后已经难分彼此,想单独分离其中的一部分加以驱除是不可能,但阿诚并不清楚这一点,要不是这具身体还属于明楼,他必定会毫不犹豫地全力攻击。 


今天大哥的表现太奇怪了,尤其是跳出车外以后的部分。

根据恶魔之前的种种言行,他分明是不在乎旁人死活的,总是高高在上地审视别人,或是出言不逊,或是冷嘲热讽,就像是坐在电视屏幕前欣赏真人秀的观众,满不在乎地对参与者评头论足。 


而现在,阿诚却置身于这家古里古怪的店铺,套着明楼皮囊的恶魔就在身旁,在掌柜的推荐下挑选各种驱魔道具——那是多么光怪陆离的一幕!仿佛这个冒牌货有多关心明家的安危似的。甚至有那么一瞬间,阿诚以为眼前的男人就是他尊敬爱慕的大哥,就如同一座巍峨雄伟的大山那样占据着他的世界,明家的一花一草都在他的庇护之下,可以毫无保留的信任和依靠。 


他几乎快要在这种错觉中沦陷,被那种缺失已久的温柔以待所蒙蔽,以至于产生了继续自欺欺人的想法。 


阿诚恐慌不已,他必须做点什么去抹杀这种错觉,迫使自己认清界线所在。


缺少杀气淬炼的刀刃看起来黯淡无光,却还是鲜明的横垣在两人之间,毅然决然地划出一道清晰的沟壑。 


一旁的马三爷并没有出声制止,只是看戏一般掂着另一把短剑,当然这也是她特意翻找出来给明楼挑选的商品之一,同样具有驱魔的效果,只不过这把短剑的刀刃上泛出明显的寒光,手指只是轻轻抚过便能划出一道浅浅的口子,甚至都没有明显的痛感,唯有缓缓渗出来的血无声地彰显着锋芒。马三爷很随意地唆了唆手指上的血,短剑随即在她手中翻舞出一片刀花,为这场迟迟没有进展的对峙增加些许余兴。 


“当初说什么也要把我挽留下来,没想到也会露出如此咄咄逼人的一面,跟之前的态度还真是判若两人。”

黑影一副高枕无忧的淡定模样,但鉴于匕首的威胁,衣摆处还是悄无声息地微微动了动,潜伏其中的影子已经蓄势待发,一旦施加在脖子上的力量出现异动,影子就会及时阻挡在刀刃面前。 


明楼也从阿诚眼里读出了显而易见的提防和戒备,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懊恼。之前为了能让恶魔完美还原明楼这个身份,阿诚一度低声下气的恳求,不断让步,这让明楼一度担心对方会因此任人拿捏,现在看来,这种退让绝不是毫无底线,能够轻易动摇的。

 

现在这些担忧总算烟消云散了。

曾经只会怯怯地看人,小心翼翼追随在他背后的阿诚确实长大了,他并不依附于谁而生,他有自己处事的原则,这样的人就算在寸草不生的荒原也能傲然独立。 


“我是他大哥,你可不是,突然表现得这么热心肠,阿诚当然会觉得有问题。” 

明楼叹道。 

 

“那你何不顺水推舟亮明身份?”


明楼确实有这么做的冲动,但以这种方式苟延残喘的活着,甚至不惜与恶魔融合,面对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连灵魂也发生改变的人,他们之间的关系还能保持原有的样子吗?


明楼莫名地心虚起来,于是他既没有回答黑影的问题,也没有回应阿诚的挑衅,而是避开前方的直视,将话题转移到别处:“我现在的力量还不稳定,没办法确保家里的安全,尤其是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的情况下,就更不能掉以轻心。” 

 

这种避重就轻的做法糊弄不了阿诚,直觉告诉他明楼好像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却无法窥得全貌,似乎再往前跨上几步就能打探出什么线索,但明楼并没有留给他步步为营的机会。 

 

“等这里的事情采办完毕,接下来还要应付警方的质询,他们可能已经开始查找我们的下落了,要不了多久就会联系家里,既然大姐已经睡了,就别让她徒增烦恼。”


这个理由阿诚实在无法拒绝。

他和黑影之间的争端只能暂时搁置下来,反正时间还长,那些疑问还有解答的机会。 

 

阿诚心有不甘的咬咬牙,还是将匕首收了回去。

 

“怎么,不继续打架了?” 

马三爷笑颜如花。


阿诚歉然地回望,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其实很难施展拳脚,如果真的打起来,店里的商品少不了要磕磕碰碰,如果他是掌柜,要是遇到举止如此无礼的客人肯定会忍不住要把他们轰出去。


好在马三爷并没有将这场小小的风波放在心上,还献宝似的用手头的短剑替换了阿诚的匕首,未开锋的匕首适合没有驱魔经验的普通人,但从阿诚刚才的手势和动作来看,凭他的身手完全有资格驾驭更好的武器。 


“这可不是寻常货色,打造它的材料独一无二,加持的也不是普通的魔法和咒语,到了关键时刻你就能认识到它的与众不同之处。”

马三爷对自己的商品不吝溢美之词,还给予了足够的遐想空间。 

 

的确,短剑的剑身和剑柄浑然一体,通身都散发着白银一般纯净的光泽,不沾染一丝灰尘,拿在手里的感觉也意外的轻巧,有种不可思议的契合感,就好像优秀的狙击手会认定自己的配枪一样,这把短剑也带给阿诚这样的感觉。 

 

“是什么特别的金属吗?”

他好奇地问。


马三爷却只是故作神秘地指了指天空。


天外陨石吗?

阿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如果你刚才威胁他的时候用的是这把剑,结果可能就大不相同了。”


马三爷故意背着明楼,可惜还是被听到了。 


“还想再来一次?”

明楼挑高眉毛。 

 

阿诚毫不示弱地仰头,针锋相对。


“难不成真想要我的命?” 


“也许?” 


“你——不会。” 


“这么笃定?”


明楼抬手在阿诚头顶上捋了一把权当是回答。

 

按照他之前的要求,其他东西也很快准备妥当,明楼爽快地刷卡付账,阿诚没有看到具体金额,只瞄到后面一串零,可以想见绝不是个小数字,他偷偷瞄了一眼角落里的小箱柜,话到嘴边还是没能开口。 


明楼此时已经完成交易,他取出被钉死的人面蜘蛛放在桌面上。


“你知道这只蜘蛛是什么来头吗?”



  


(未完待续) 


评论 ( 28 )
热度 ( 169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