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三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三章


明楼被噎得哑口无言。

黑影倒是一点都不意外,阿诚连最细枝末节的字迹都能一眼看出来,他是个足够细心敏感的人。某人也是自作自受,明明想要保守秘密,却偏又不自觉地流露出与身份不符的关心。

本以为除掉新竹组这个心腹大患便能万事大吉,到时候再相认也不迟,谁知白银的人却突然牵扯进来,有他们在暗处针对,往后的日子势必要处处提防,如履薄冰。 

“我不想让他因为我的关系又卷入事端。”

“你不觉得做人还是坦诚一点比较轻松吗?”黑影扶着腮帮,“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以他的性子会甘心袖手旁观,让你一个人置身于危险之中?要是一句话就能打消他的坚持,那他早就选择放弃了,又何必拼命将你我挽留下来?” 

 

“仿佛你比我更了解他的为人?”

明楼还想嘴硬。 

“有人尚未放弃希望,你却还在死胡同里打转。”黑影不住地慨叹,“你就这么怕吗?”

“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怎么能不怕?” 

明楼眉头紧了紧。 

所以他才会把死亡做为所有思考和行动的前提。

 

也许谨慎的人就是这样,总喜欢事事思虑周全,从不吝把事态往最糟糕的方向设想,尤其家人又是他的软肋所在。

然而他的好心落在阿诚身上却成了一把折磨人的钝刀,就算挨一下只是伤到皮肉,久而久之也会伤筋挫骨。还不如直接一刀捅下去来得痛快,也难怪阿诚要说他忽冷忽热折腾。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此时此刻还是黑影的思路更家理性客观一些。既然信誓旦旦说是为对方着想,那何不以他希望的那样坦诚相待?何况现在还有人在暗中虎视眈眈,防不胜防。白银来魔都的目的和人数目前都不清楚,那些家伙都是实力一流的驱魔人,绝不能对他们掉以轻心。 

其实明楼能理解黑影的想法。

阿诚是为数不多知道他与恶魔融合的人,也是能够放心信任的对象,有他做帮手总比单打独斗好。

 

“明明是在意志方面能与我分庭抗礼的人,骨子里却莫名其妙的悲观。他早就不是你需要保护在身后的小孩了,比起让你走在前面遮风挡雨,他更希望能与你并肩前行。”善于揣度人心的恶魔指着明楼的心口,“他的牵挂、觉悟和担当,所以这些感情起步和立足的原点,都是你啊。” 

曾经在明楼怀抱里哭泣的孩子已经走出了儿时的阴影,真正还停留在那个怀抱里裹足不前的,其实是明楼才对。 

男人的瞳孔剧烈地收缩成一点,定格在手中的绳索却还是放不下那份牵挂。

 

“容我再想想。” 

明楼与黑影的所有交谈都是在精神世界进行,尽管阿诚就坐在他对面也什么都不知道,只看到明楼突然站起身来,嘴上只说要回房间处理点事情,落脚时的步子却能看出一丝沉重。 

相认,就意味着要和阿诚一同担负未知的命运。

阿诚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木然地剥了一瓣塞进嘴里,尽管满口的香甜也稀释不了心中不断蔓延的酸楚。

虽然走远了,却还是能听到上楼的脚步声。

阿诚的脑袋又垂了下去,眼眶也跟着微微发热。

已是傍晚时分。

半开的窗户不时灌进一股凉风,一下一下掀着窗帘。

窗外的暮光并不热烈,却还是执拗地穿透玻璃,越过窗框,滤过帘子上细密的软纱,碎成一地的光点闯进湿润的视野里。阿诚凝神望着光可鉴人的地板,暮色与灰影交错在一起,似乎都在寻找容身之处。

阿诚的目光追逐着窗帘背后染红的天空,望着望着就要发怔,地上的影子却突然起了变化。视线总是对活动的东西更为敏感一些,刚有些涣散的焦点又重新聚到地板上,地板上的反光略微有些刺眼,阿诚赶紧避开那里,竟发现影子有了不可思议的异动,扭转之间竟组成了一行文字,停留了数秒方才逐渐消失。

明楼怎么会注意不到黑影搞出的小动作,他脚下微微一顿,却没有因此而停下,还是蹬蹬走上楼梯。

“这也是为了防止你又中途变卦嘛。”

黑影难得在脸上流露出松快的表情。

因为明楼的心结同样也会堵在他胸口。 

木已成舟。

截断了退路,往后就只能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明楼莫名有种如释重负之感,他忽然有点庆幸黑影的存在,对方就如同一面镜子,总能一层层剥掉他的权衡和伪装。 

“没想到你这个恶魔居然也会为人指点迷津。” 

他说。 

 

“这么想谢我的话,可以直说嘛。”

黑影还挺期待明楼服软感激他的样子。 

“就算我不说,你也知道的吧。” 

“没诚意。” 

不开心。

黑影撅了噘嘴,之前释放出去的影子此时已经回到他脚下,进屋的同时又悄然攀上门把将门掩了起来,连动手的力气都省了。 

 

隔着缝隙仍能听到阿诚的脚步声,急切地直奔自己的房间,从老房子里带来的书他已经重新整理过,明楼当年送给他的那套书他还宝贝似的摆在书柜里,那时阿诚还以为大哥看出了他的情愫,以书相赠便是断了他再去叨扰的借口,阿诚为此失落了好一阵子,往后就再也没有动过翻书重看的念头。

这些事阿诚从来没有跟恶魔提起过,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这些,还特意提点他去翻一翻看一看呢?

是大哥! 

一定是大哥! 

阿诚屈膝半跪在地上,将沉甸甸的精装本一本一本抽出来,匆匆翻过一本发现什么也没有就堆在书桌上,不一会儿就垒得老高,他越翻越急,拼命在寻找蛛丝马迹印证影子留下的那些话。

终于,在最后一本书的扉页里,掉出一枚带有玫瑰压花的书签,反面有明楼的笔迹,只简洁明了地约了一个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时隔多年,上面的墨水已经化开了,蓝黑色的墨迹渗进纸张的纹路里,只有玫瑰压花依然鲜亮明媚。 

 

阿诚终于明白自己当年究竟错过了什么。 

他扶着旁边的桌子站起身,兴许是刚才膝盖在地板上磕得久了,一迈步便有些踉跄,但他还是一瘸一拐地捏着那张泛黄的书签直奔明楼的卧室。

蹬蹬蹬。

步伐一轻一重,却还是透着雀跃和急切。

他正要敲门,里面便传来吱嘎一声,门后渐渐露出明楼的面孔和微垂的眉,一双桃花眼漆黑如墨,眸子里翩翩落下的每一片花瓣似乎都在惋惜他们曾经错失的时光。 

 

阿诚的目光一点一点描摹过他的脸,眼底那汪清泉终于没过石涧,包含着委屈和欣喜一起滴滴答答掉下来。 

明楼疼惜地揉着他的脸颊,随即把哭红眼的人按进怀里,阿诚死死拽着他的衣襟,好像生怕他会忽然从眼前消失似的,明楼安慰似的抚抚他绷紧的后背,然后温柔地掰开他泛白的手指带到自己肩上,接着便顺势将人抱了起来。

阿诚双脚悬空,连忙环紧明楼的脖子,他之前哭得稀里哗啦的,眼里到现在还是水汪汪的,现在眼光重新对上,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又觉得哭鼻子实在丢人,只好拼命憋住眼中的酸热,赶紧用力吸了吸鼻子,又将脸扭向别处。

明楼摸过他颈后,仰头细细亲过脸颊上的泪痕,嘴唇相触的瞬间便跳过其他循序渐进的过程,吻得难解难分。阿诚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手脚并用缠在明楼身上,后者也配合地托住他的腰,纠缠的动作一大,脚上的拖鞋也跟着甩飞到一边,直接从栏杆的缝隙间穿过去落到楼下。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有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哎呦!”

阿香被这只突然从天而降的拖鞋吓了一跳,明镜走在后面,也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反复用手抚着胸口顺气,定睛去看才认出那是阿诚鞋子的花样。

阿诚慌忙从明楼身上跳下来,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不体面了,先胡乱擦掉脸上残留的眼泪再说。 

“都多大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

明镜弯腰捡起鞋子。

“是我不好,走得快没注意吓着你们了。”

阿诚歉然地挠头。 

“大姐看起来心情不错啊,买了这么多东西。” 

明楼先下楼挡在前面,阿诚趁机偷偷去屋里擦了把脸。 

阿香跟在明镜后面,手里大包小包提了不少,堆得桌上都是,看包装都是些零食点心。 

 

“下午明台给我发了条消息,说他已经考完试。要是来得及订票,没准后天就能到家。你知道他一向嘴馋,国外没有他爱吃的零食,口味也不一样,总得先准备起来。”

明镜一向疼爱家里的小弟。

一会儿拆包装,一会儿又吩咐阿香取来中间带隔层的大号果盘,将零食分门别类倒进去,带包装的糕点就一个个往上叠,直到完全装不下为止,看起来分外隆重。

黑影的眼神立刻就定在上面挪不开了,里面有好几样他也爱吃,没吃过的更要好好尝一尝,尤其早上这顿他本来就没吃饱,午饭又被藤田那个糟心货耽搁,现在正饥肠辘辘呢,何必再替明楼假装斯文。

谁知手刚摸到果盘就被明镜打掉。

“你不是在减肥嘛,还好意思跟弟弟抢好吃的。”

黑影脑袋上冒出一串问号。 

阿诚躲在边上坏笑:“大姐,我不减肥,应该能吃吧?” 

 

“你啊是最近操劳太多,脸颊两边消下去那么多。”

嘴上虽然说这些都是为明台准备的,但明镜并没有忘记阿诚那一份,边上特意替他包了一袋,里面都是他爱吃的糕点,还是店头新鲜现做的,装起来的时候还在往外冒热气。 

 

趁明镜正转身拿东西的间隙,阿诚忙朝阿香摆出嘘的手势,接着就往果盘里抓了一把,却没有塞进自己的口袋,而是迅速藏到身后传给明楼。

阿香就假装没看见,一边偷笑一边埋头收拾茶几,明镜也听到背后稀里哗啦的响声,却也没戳穿,慢悠悠地翻找装点心的袋子。 

家里其乐融融,欢欢喜喜张罗着要为小弟接风洗尘。

殊不知明台此时已经拖着行李箱抵达魔都,正将手机放在耳边说话。

“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 

他如此答道。 

(未完待续) 

评论 ( 46 )
热度 ( 153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