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四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四章




杜见锋到底没敢在方孟韦那边逗留太久。

虽说杜思杰是个可靠度远超自己实际年龄的好孩子,但他要是心安理得把两个孩子交给另一个孩子照顾,那这个爹未免当得也太熊了。

 

叮嘱新晋恋人一定要好好把汤喝完,杜见锋便匆忙蹬着小黄车赶了回去,两条腿蹬着踏板从来没有这么得劲过,尽管午夜时分的晚风早已褪去了白天的燥热,可一想到之前在屋里亲吻拥抱的情景,杜见锋的眼角和唇边还是会不自觉地泛起笑意。


虽然被屋里的监控摄像头坏了好事,但他已经觉得心满意足了,回家的路上,他还几次一个猛刹停在空荡荡的街边,用力捏捏脸颊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本来是被孩子一煽动脑子发热跑出来,后来吹着热风被蚊子咬了一腿包又渐渐冷静下来,还有蹲守人员突然跳出来使劲搅合了一通,得亏方孟韦及时赶到,不然少不了要去局子里喝口茶。


短短一个小时里,杜见锋的心情便经历了一场大起大落。好在今晚的结局还算不错,他和方孟韦之间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开始。


杜见锋心里踏实了,杜思杰还没踏实。

唯一的大人不在家,他就算躺回床上也睡不安稳,到底只是浅眠而已,杜见锋进屋的时候特意放轻了动作,但杜思杰还是立刻醒转过来,揉了揉眼睛便扒在门后偷看,见自家老爹一路笑得满脸桃花开就知道今天这事应该办得挺顺。


早熟的小屁孩啧啧轻叹,心道自己以后还是别找媳妇了,杜思念说谈恋爱会降低智商,看来是真的没错,他才不要像老爹一样变成笨蛋。

 

自从两人确定了关系,杜见锋整天都乐呵呵的,不管看见谁脸上都带着笑,之前搬走的时候虽然也惦记对方,却壮不起那个胆子联系,怕通了电话又觉得尴尬,现在倒是没那么多顾虑了,联络方式也从电话直接升级到视频通话,一闲下来就开着微信视频聊天,几个孩子也纷纷凑到摄像头前面,有问好的,有嚷嚷想爸爸的,杜思军干脆隔着屏幕直接要亲亲要抱抱,好一通撒娇。 


杜见锋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刚想厚着脸皮想讲些肉麻台词就全被熊孩子们抢白了,搞得他很是郁闷,只好把藏好的零食翻出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才终于找到私下相处的机会。


杜思军带哈喇子的嘴唇印还留在贴膜上呢,可见熊孩子比自己更受宠,杜见锋立刻一脸嫌弃地把唇印擦了。


瞧他吃醋吃到孩子头上那没志气的样子,方孟韦笑着隔着屏幕点了他一下,男人随即不自觉地歪了歪脑袋。 


“你跟孩子们有什么好争的?” 


“他们能要亲亲要抱抱的还不害臊,老子还求之不得呢!可不得嫉妒嘛!”

说着,那张帅气成熟的面孔已经挨过来,用眼神示意方孟韦必须要有所表示,身为正牌恋人,他的待遇总不能连孩子们都不如吧。其实他要求也不高,隔着屏幕啵一口也行啊,人家电视里处对象都是这么来的,你看昨晚上的壁咚就很有成效嘛。 

 

寻思完杜见锋还有点做贼心虚,偷偷瞥了瞥外面,见孩子们都在客厅看电视才放下心来,他是诚心诚意地想跟方孟韦好好腻歪一下,但腆着脸耍流氓的样子可不能让孩子们看见,免得影响他高大伟岸的父亲形象。 


方孟韦可不惯着他,扭头又去把盆里的菜撩起来。 


都腆着脸把话说出口了,杜见锋怎么可能轻易善罢甘休,继续锲而不舍地跟进:“之前还想着这回老战友过来聚会,正好把你介绍给他们。”


可惜偏偏有人赶在这个时候从中作梗,原以为贾荃被击毙以后事情就能了结,谁知道他居然还有个弟弟,还明目张胆地放话出来,要替他那个为祸一方的混账哥哥报仇,每每想到这个危险人物如今已经潜入A市,杜见锋的心就跟着吊起来,隐隐有些不安,果然还是别让方孟韦随便在外面露脸了。 


“下次还有机会的。”

方孟韦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杜见锋拖着他的手一个个兄弟介绍过来,恨不得向所有人炫耀一遍,越琢磨越像是上门见家长,然后七大姑八大姨挨个认亲,每个人都向他们投来好奇又和善的眼神,接下来就把他们什么时候认识,什么时候谈恋爱,以及交往过程中的各种细节全都事无巨细得打听上一遍,简直就是公开处刑嘛。


当兵的有这么八卦吗?

绝对有! 


方孟韦坚信。


“也是,兴许下回碰头就该请他们喝喜酒啦。”

杜见锋已经开始畅想未来了。 


屏幕上的方孟韦此时正在煮汤,刚把汤勺举到嘴边吹了两口,听到他劲爆的发言险些烫到舌头。 


“那些家伙一早就老婆孩子热炕头了,还不许老子也显摆显摆?咱也是有人关心有人疼的!”

杜见锋还在滔滔不绝。


因为厨房里杂音太多,方孟韦刻意提高了平板电脑的音量,杜见锋的声音从灶台边一路响到隔壁的客厅,凌远坐在沙发上把那些肉麻话一字一句听了个全乎,手里的杯子都快拿不住了。


他本来是受方孟敖之托过来送点营养品的,恰好赶着饭点就留下来蹭顿饭,怎么一口饭都没蹭着先被糊了一嘴的狗粮呢?再沉默下去,怕是饭菜还没烧熟,他就先被狗粮喂饱了。 


于是凌院长决定不再沉默,象征性地大声咳嗽了几声,表明屋里还有别人,杜见锋果然注意到了,四周顿时静了下来。


方孟韦捧着两副碗筷抿着嘴偷笑,杜见锋则是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小声问道:“家里有客人?”

 

“凌远哥过来送些东西,顺便留他吃个便饭。”


“怎么不早说呢!”

现在捂嘴是不是晚了? 


“凌远哥又不会打你小报告。”


“话虽如此,但当着别人的面……咳咳,替我向凌远哥问个好。” 

果然还是不大好意思啊。

杜见锋自觉厚脸皮还没有修行到家。 


不远处的凌远根本不敢动,只恨不能在嘴上缝条拉链。

就方孟敖那脾气,能让自家弟弟婚前跟别人有牵手以上的亲密行为?要让他知道方孟韦和杜见锋假戏成真,那小子不得把家里的天花板给掀了?凌远才不敢跟他说这些,再者,他也怕特战队长半夜爬上他家的阳台敲窗户,跟他整晚促膝长谈保密条例的重要性啊。


隔了一晚,开学的日子终于到了。 

杜见锋一早便忙得不可开交,既要给三个孩子备好课本和文具,又要送他们去上学,等他们都进了校门才开车离开,晚上他和老战友们约了饭,还得趁早去超市采购食材。


三个孩子不在一个年级,杜思杰是转学生,由老师领进教室里。

台下的新同学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杜思杰往下扫了一眼,意外发现最后一排里居然还有一张熟面孔——刘赞。


两个人一通大眼瞪小眼,但旁边的老师并没有发现,只按部就班将杜思杰安排到靠墙那边的空位上。


转眼就到了午餐时间,教室里乱哄哄的,几个胆子大的还趁着老师不在纷纷掏出手机打游戏,杜思杰本来就不太爱说话,就只管一个人闷头吃饭。刘赞那边倒是很热闹,一圈人围在一起嘻嘻哈哈地闹,期间刘赞三番两次往杜思杰那边偷瞄,可惜并没有引起对面的注意。 

 

就这么一直挨到下午放学。

杜思杰原打算守在校门口接弟弟妹妹,谁知一个人势单力薄,不一会儿就被人流挤到远处没人的巷子口,刘赞这才偷偷摸摸靠过来,想打招呼却始终没好意思开口。


杜思杰也不问他到底要干嘛,只一味盯着看,刘赞被盯得浑身难受,这才扭扭捏捏地开口:“喂。”


杜思杰没答应,只是眨了眨眼睛。


“我、我都跟你道过谦了。”

口气很委屈。 


“是啊,你要是之前没道歉,现在人已经趴地上了。”


刘赞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我是有要紧事要跟你说才过来的!不然你拉下脸请我都不来!”


他正要说话,一辆面包车忽然停在他们身后,只见车门刷得一声拉开,没等刘赞看个真切,暗搓搓的车厢里便探出一双粗壮的手臂,一把将杜思杰拉了进去,刘赞好歹也是个警属,虽然力气敌不过大人,但大声呼救的机敏还是有的。


然而车上的人明显图谋不轨,根本不打算给他呼救求助的机会。


驾驶座那边悠悠传来一个年轻的男低音:“碍事,一并带走。” 

 

下一秒,刘赞便被猛地捂住嘴巴,随即眼前一黑。 

 


(未完待续) 


评论 ( 15 )
热度 ( 122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