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八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下周旅游就不更新啦www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八章



方孟韦、杜见锋和刘褫各自开始了行动。


方孟韦果真赶在五分钟里及时开始了直播。

刚注册的新号既不显山也不露水,就连粉丝也只有官方新人助手一个账号而已。但app的用户数量还是相当可观的,短短十分钟里也陆陆续续有十来号观众进入房间友情围观,其中应该也包括杜见锋和市局的网警,至于狡猾的贾鑫是否有第一时间登录平台就很难说了。为了确保人质的安全,方孟韦也不敢随意试探对方的底线,只能先遵照贾鑫的要求继续直播,就连手机的位置也必须固定在前面,正对方孟韦的脸,从这个角度还能看到车后座的情况,从一定程度上杜绝了有人随行或者后面跟车的情况。


防范的还挺严密。

方孟韦的车自带导航功能,根据导航的测算,要赶到郊外的废弃化工厂至少要花四十五分钟,但因为刚好又赶上晚高峰的关系,高架桥上的车辆速度简直慢如老牛。


可无论他如何心急如焚如坐针毡,也只能耐着性子跟随着车流走向,一点一点缓慢前进。


杜见锋那边也没闲着,但凡今天来吃饭的兄弟,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自发加入到营救大军里,兵分几路驶向约定地点,务必要比方孟韦更早抵达,好去帮他探一探路。


刘褫知道杜见锋的底细,以这位老特战的脾气怎么可能安安分分坐在家里等消息?一定会有所行动,光派几个min警可未必能看得住他和他那拨兄弟。


为了以防万一,刘褫便让之前在方家楼下蹲点的陈队跟杜见锋会合,一方面是为了及时互通消息,一方面也是为了掌握杜见锋一行的动向,免得他们一冲动搞乱了行动部署。 


直播的情况只能用无聊来形容。 

方孟韦本来就不是个爱说话的人,就算当主播也是惜字如金的类型,更别提什么插科打诨炒热气氛或者讨好观众了。


主播完全没有互动或者讲解的意识,堵车的过程更是毫无娱乐氛围可言,整个直播间的气氛异乎寻常的沉闷,带着一种诡异至极的压抑和沉默,给人的观感更像是在看监控录像,镜头始终停在一个角度,画面上除了方孟韦一成不变的表情,唯一有所改变的只有窗外的景色。 


堵在十字路口的时候曾有交警在旁边处理剐蹭事故,一度在车边停了很久,方孟韦又不好将人从那里赶开,着实惊出一身冷汗,神经顿时绷得更紧了。 

 

这样的直播显然缺乏受欢迎的要素,直播间里的观众曾经短暂的攀上两位数,之后便一路跌到个位数,就这屈指可数的几人也是靠方孟韦的颜值勉强支撑着。


期间不断有人刷消息。


帅哥吭个声吧!

帅哥下班回家呐? 

是不是哑巴呀。

有病。

无聊,走了。


对负责监控的网警来说,这应该算是个好消息,观看的人数越少越容易锁定,就此顺藤摸瓜找到贾鑫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然而这个如意算盘很快就落空了。


因为有人冷不防地在消息里嚎了一句:“这谁,不是咱们A市的市局副局长嘛!这样的大领导怎么会有闲情逸致跑到这里来玩直播?”


毕竟方孟韦与du贩英勇搏斗光荣负伤的新闻才过去多久,那阵子有不少媒体曾经对他进行过专访,警方的官方账号也将他视为宣传重点做了连续报道。再者,市局的领导班子平均年龄都在四十五岁左右,抹了头发穿着警服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难得有个长得好看又年轻地戳在里面,自然成了鹤立鸡群的那一个。


所以被市民认出来也不足为奇。 

 

一见有这么多小可爱拼命刷消息询问真假,这位爆料的仁兄干脆把方孟韦的名字也曝光了。只是这下可好,原本冷冷清清的直播间里瞬间热闹起来。


有去拿方孟韦的名字去百度的,有补充资料介绍他英勇事迹的,消息刷得太快,有时收尾还会接不上。 

 

不过这些小麻烦一点也不影响吃瓜群众的热情。

很快便有好事者截图发送到微博上,呼朋唤友一起来围观,于是乎一传十十传百,先前还无人问津的直播房间转眼就挤了数千人,并且观看人数还在不断上升,各种礼物瞬间刷成一片。


不断更新的消息更是让人目不暇接,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有刚进房间打招呼的,有询问方孟韦是否下班的,有质疑他开得是公车还是私车的,甚至还有人在线投诉举报。


无奈正在开车的人根本没工夫去关心那些转瞬即逝的消息,否则下一个路口就该轮到他被交警拦住了。


直播间的主角只是一味握着方向盘注意前方路况,偶尔遇到红灯停车的时候才会瞟一眼手机屏幕,背景里还不时能听到导航的语音指示。


吃瓜群众们光看见瓜田却找不到瓜,看这样子方副局长今天不是来深入群众的啊?大家讨论的热情顿时大减。


这时,终于轮到阴谋论者脑洞大开了。


——方副局长,你要是被人控制了就眨眨眼。 

这条消息被埋没在一大片五颜六色的消息里,方孟韦压根没看到,至于眨眼睛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在吃瓜群众眼里哪有偶然?从来就只有必然而已。

 

你看他眨眼了,眨眼了!

哇,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py交易! 

密切关注!

搞事情搞事情! 

看热闹不嫌事大!

看呀,车越开越偏僻了,他这是要去哪儿呀? 


在后台监控直播间实况的网警已经有点控制不住局面了。


“这里面一定有贾鑫在推波助澜暗中搞鬼,企图混淆视听,让我们无从下手。” 

刘褫在指挥室里急得团团转,因为人质里包括他的独生子刘赞,所以他不能参与行动指挥,只能在一边干看而已。


局里对这次的案子高度重视,局长本人也亲自到场坐镇指挥。

方孟韦一直处在贾鑫的监控之下,而且当时时间紧急,根本来不及调取设备提供微型无线耳机,无法与他时刻保持联系。所以他们只能暗中调控,根据方孟韦的手机定位安排便衣尾随,每隔半个小时还得再换一拨人跟上。 


唯一值得大家庆幸的消息是,技术部门已经成功定位了电话手表的位置。贾鑫虽然在通话之后就销毁了杜思杰的电话手表,也没有再联络方孟韦,整个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但之前的通讯记录还是为警方留下了一点蛛丝马迹,最终,在技术部门和网警的通力合作之下,他们不仅锁定了最后通话时贾鑫的位置,也找到了他在直播间的ID和IP地址。 


而位置就在他和方孟韦约定的废弃化工厂,并没有如警方先前料定的那样转移到别处,然后暗中伏击。 


显然绑匪对自己的布局成竹在胸,有信心能让自己的目标有来无回,但这个底气又是从何而来呢? 

 

刘褫眉头深锁,怎么也想不明白贾鑫的话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虽然面临晚高峰的压力,但警方终究在调度上更为灵活一些,特警率先在废弃化工厂附近找到一处可供隐蔽的地点,在这里迅速搭建起一个临时指挥中心。杜见锋等人随后赶到,他和带队的毛利民是老熟人了,便无需陈队帮忙引荐,只要眼神一对便有了默契。 


这一带地形空旷,必须深入厂区才能找到合适的狙击点,在那之前,他们必须先搞清楚绑匪和人质的具体位置,只有情报到位,才能有针对性的制定对策。


特警队有备而来,直接放出无人机进行侦查,但为了避免被绑匪发现,他们眼下只能在厂区的外围小心摸索。


就在这时,方孟韦的车也已经抵达厂区门外。

锈迹斑斑的铁门上似乎原来拴了一道锁,可惜已经被人提前砸坏了,封条也被撕开,稍稍用力一推便发出刺耳的响声,也算是给退居厂房内的人提了个醒。 

 

贾鑫拍了拍裤脚站起身,笔记本电脑被他随手搁在一个缺了角的木箱子上,在直播画面里,方孟韦已经徒步走进厂区,正停在空地上不知道接下来要走向哪一个岔口。 

 

接下来就该轮到他来指路了,贾鑫冲老砍使了个颜色,他立刻推搡着两个孩子走出关押他们的办公室,只不过这一次,他们身上多绑了一圈遥控炸弹。 

 


(未完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93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