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九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九章



 

看到两个孩子身上捆绑的zha弹,方孟韦总算明白贾鑫之所以能有恃无恐的理由了,就算刘褫的后援能够及时赶到,恐怕也很难应付这个场面。

 

想来贾鑫一开始也没料到会多绑架一名人质,干脆就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将两个人用黑色胶带绑在一起,为了防止他们挣脱,两个孩子被迫背贴着背,被老砍用胶带来来回回缠了十几圈,两个人的样子活像是穿了一件连体背心,轻易无法解开。


方孟韦也学过一些排爆方面的知识,但终究不及专业人士那般精通,不可能隔着三四米的距离直接判断种类,好在贾鑫在这方面表现的十分贴心,大大方方地将zha弹的控制面板暴露在外,还亲切地附上了倒数计时。


也就是说,给予方孟韦思考对策的时间只有短短的15分钟而已。


他的目光直直定在液晶屏幕上闪烁的数字上,额角渗出的汗水不知何时已经打湿了颈侧和衣领。


这座厂房掩藏在靠墙的背光处,没有直射而下的刺眼阳光,但浮躁的暑气还是透过半落的卷帘门漫过满是裂痕的水泥地面,也许是因为这里缺少通风设施的关系吧,满目的灰冷色调和无处纾解的酷热都让置身其中的人越发燥郁不安。 


老砍身上那件T恤已经被汗湿了,布料紧紧贴着肌肉的轮廓,

威慑力十足,他有些不耐烦地用手在耳边扇着风,见两个孩子只巴巴地望着方孟韦,总觉得耳边少了这种场面必不可少的求饶和呼救,于是恶劣地一脚踹在杜思杰的小腿上,后者当即脚下一弯,膝盖重重磕在地上,被尖锐的小石子磨破了一块皮。由于两个孩子被绑在一起,刘赞也跟着被带倒了,还好他平常打架经验丰富,一脚踏向地面勉强稳住身形,否则zha弹的倒计时面板就要直接跟地面亲密接触了,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导致提前触发。

 

前脚刚站稳,刘赞便一阵后怕,膝盖顿时软了下来,茫然无措地望向身旁的杜思杰,牙齿忍不住打起颤来,双手更是止不住地发抖。杜思杰也倒抽了一口凉气,缓了好几秒才把堵在喉咙口的惊呼压了回去,他用力吸了吸鼻子,然后摸索着拉住刘赞,两只小手紧紧握在一起,惨白的小脸这才多了一点血色。 


各大社交平台此时已经炸开了锅,还有热心网友全程截图为大家科普,而直播最后出现的镜头自然是最劲爆的——两个被绑住的孩子也被特意放大锐化,身上的zha弹还用红圈圈了出来,成为大家竞相讨论的对象。 


有市局副局长在场,还有疑似bao炸装置的东西出现,怎么看都是个大新闻啊!


各类自媒体和公众号犹如嗅到血腥味的鲨鱼,纷纷加入争论的行列,为了争夺更多点击和阅读,他们从不吝在标题和内容里添油加醋。


事关重大,网警已经勒令平台关闭直播间。

但直播可以关闭,围观者们的讨论却无法轻易平息。


贾鑫是搅混水的好手,一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他将笔记本电脑转过来朝向方孟韦,摄像头的红光一闪一闪,然后故作惊讶地说:“看来市局已经发现了这里的情况,直接关闭了直播平台,啧啧啧,但这样做的话可就没有乐子了,所以我特意翻墙在外网另开了一个直播间,已经私信了好几个公众号,相信这个消息很快就会散布出去,你我之间的恩怨还是要多增加一些观众才有意思不是吗?” 

 

说着,贾鑫缓缓掏出两个带红色按钮的发信器,一手一个。


“来做个游戏如何?”他说,“其中有一个发信器可以引爆人质身上的zha弹,至于我要按哪一个,由你来选择。” 


“你就不怕连自己也一块儿炸了吗?”


“这就不劳方副局长忧心了。”

贾鑫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随即向老砍使了个眼色。 


老砍会意地点点头,立刻押着两个孩子走回那个那个窗户全被钉死的旧办公室。


“这个zha药量我仔细计算过,炸死个孩子应该不成问题,当然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也有可能只是缺胳膊少腿了事,不过下半辈子可能就要在病床或者轮椅上度过了。” 


方孟韦握紧手机,眼角狠狠地抽动了几下:“要是我选对了,你会把孩子放了吗?”


“会啊,我这个人很将信用,一向说到做到。” 


厂房里静悄悄的,警方临时设立的指挥中心里却是一片忙碌。他们已经掌握了新的直播间地址,杜见锋和几个战友正围在屏幕边,几个镜头下来就把室内的平面图画了个八九不离十,就连室内什么地方有挡路的东西都标的一清二楚。狗子是特战队里的ju击手,还爬到树上用望远镜扫了一圈,里面的地形也摸得差不多了,待会儿特警突入现场营救人质的时候一定能派上用场。 


狗子下树的时候还在一个劲地挠头,要不是身边没趁手的家伙,他早就自己拉着兄弟冲进去了,何苦还要在这里干等。


杜见锋比他还坐不住。

虽然陈队勒令他不许乱跑,但光是几个jing察哪里拦得住他,往杂草丛里一钻便把跟在后面的小尾巴甩开了。


这一带常年无人管理,厂房外都是疯长的杂草,附近的村民也经常把这里当做垃圾场,那些没用的家具和废品就随手往这里扔,可以说到处都是可以用来藏身的掩体。


杜见锋不一会儿便匍匐到墙外,不远处竖着十来根没人要的水泥管,他马上一个翻身躲到水泥管后,后背紧贴着掩体,身体完全缩进影子里。

 

一阵风吹过来,杜见锋的影子纹丝不动,只有齐腰高的杂草刷刷作响,但就在这片整齐划一的杂音中,他却隐约听出一丝异样。他虽然已经离开军营,但在战场上反复打磨出来的直觉却没有这么容易生锈褪色。他竖着耳朵仔细辨别,循着风声里细微的变化一点一点摸索过去,终于透过水泥管的缝隙发现了猫腻。 


原来里面藏有zha药和引信,而且还预先设好了时间,如果有需要也可以直接引爆。 


杜见锋又在附近探了一圈,果然安放zha药的不止这一处,都零零散散分布在厂房四周,保不齐还有藏得更加隐蔽的。倘若警方要采取行动,这几个点都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可见贾鑫的用心险恶。 


这个情报很快就传到现场指挥那里,此时距离引爆只剩下十分钟而已,要在短时间内找出所有事先设置的zha药并且安全排除根本不可能,何况方孟韦和两个孩子还在里面,同样也受到zha弹的wei胁。 

 

现场指挥和方孟韦一样面临着两难的抉择,明知陷阱近在眼前,他又怎么可能命令自己的部下往火坑里跳?但人质的安危又该怎么办?这个贾鑫摆明了就是要拉所有到场的jing察陪葬! 


方孟韦可不敢小瞧贾鑫的心机,二选一代表他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保住两个人质,但贾鑫绝不会那么简单就善罢甘休,肯定准备了别的后手。 

 

“如果我让你按下另一个发信器,会发生什么?”

他反问道。


不愧是方副局长,确实嗅觉灵敏,贾鑫扁了扁嘴,露出带威胁的假笑:“那就要轮到那些躲在外面想闯进来的老鼠和臭虫倒霉了。” 


现场指挥迟迟拿不出一个稳妥的行动方案,杜见锋就等不及了,不等他一声令下,他那些老战友和好弟兄已经自觉在外面召集起来。


见状,现场指挥顿时眼皮直跳,就知道这几个人过来会找事! 


“杜先生,你不要胡来!”

现场指挥大声喝道,桌上的矿泉水瓶摇摇欲坠。 

 

杜见锋猛地瞪大眼睛,也跟着拍案而起,矿泉水瓶咚得一声掉在地上,一路滚到桌子底下,动静比现场指挥还要大。

 

“少冲老子指手画脚,老子又不是你的手下,老子是qun众!敢动老子一下,老子回头就投诉你,后面的都是证人!”


无赖啊!兄弟多了不起啊? 

现场指挥和一众警员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你有见过八百米开外能一枪爆头,一天奔袭五十公里,会开直升机又能开坦克的qun众吗? 

朝阳区的都没你牛OK?



(未完待续) 


评论 ( 11 )
热度 ( 91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