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七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七章


一顿饭吃得欢欢喜喜热热闹闹。

明镜的兴致尤其高,甚至是平常很少碰的酒今天也趁兴多喝了几杯。

她是明氏集团的董事长,在人前一直保持着女强人的形象,凭她的身份地位,放眼整个魔都恐怕没人敢灌她喝酒,而够得到这个层次的大人物又多是一些有涵养的绅士,自然瞧不上这些酒桌文化,当然了,若是出于礼节需要过来敬酒,明镜多少会给些面子,但也只是将酒杯放到嘴边稍稍润润嘴唇而已。也只有在明家的家宴上,这位魔都声名显赫的女企业家才会褪去一身凌厉逼人的气势,像寻常人家的长姐一样,最得宠的小弟只要甜言蜜语哄上几句,耳根子便开始发软,今晚明台又是夹菜又是碰杯,殷勤得不得了,不一会儿明镜便开始不胜酒力,晕晕乎乎抚着额头,眼神也涣散起来。

阿香赶紧扶她回卧室休息。

大姐醉了,明台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脸颊上飘着两坨红晕,显然刚才也没少喝。大约是在外面独立生活久了,以前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似乎也变得懂事了些,还知道要主动起来帮忙收拾桌子,可惜一站起身就打了个响嗝,张开嘴满是酒气,端着东西的手完全使不上劲。

见状,阿诚连忙把摇摇欲坠的碗碟从他手里抢过来摆回桌面,一边无奈地摇头,一边哄着小少爷回自己屋里。明台走了两步就开始脚下打飘,要他去休息还一脸不情愿,咬着大舌头非要拉阿诚回去喝酒。 

看来是酒劲开始上头了。 

阿诚嘴上还是好话不断,但手上却隐隐多了点蛮力,明台挣不过他,迷迷糊糊还是走向卧室的方向。

小少爷的房间朝向最好,虽然之前一直空置着,但阿香每天都会去打扫遍,屋子里的家具地板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前几天明台发消息说要回家,明镜又领着阿香四处采购,房间里用的床单被褥都是新的,早上才刚刚晒过,贴在脸上柔软舒适,还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阿香还在照顾大姐,一时腾不出手,阿诚就自己绞了块毛巾给明台擦脸,大概是在饭桌上闹腾久了,人多少也有些困倦,这回明台总算没再硬拉着人喝酒,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

“怎么样,人没事吧?”

明楼从门外探出头。 

“还在嚷嚷自己没醉呢。”

阿诚收起毛巾送到隔壁的卫生间里清洗,明楼就去瞧明台,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自家小弟的目光尚且还知道要追着会动的东西跑,但反应却慢了许多,活像是在跟眼前的残影玩龟兔赛跑,良久才看清明楼的面孔,咧开嘴回了个傻里傻气的笑脸,接着便要空手为杯敬他。

“这么大的人了,闹起来还没轻没重的。”

明楼也有样学样,装作握杯的样子和他碰了碰,明台竟然还当真了,仰起头咕嘟咕嘟往嘴里灌了一通空气,还很是豪迈地用手背擦了把嘴角。 

 

两人比划的有来有往,明楼便坏心眼地掏出手机,打算把明台的醉态拍下来。 

一旁的阿诚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明知道他醉的厉害,你还故意看他笑话。” 

“这不是让他长点记性嘛,犯在我手里算好的了,免得他年轻气盛不懂事,以后轻易被外人灌醉了算计。”明楼岿然不动,依然端着手机,“等他哪天结婚了,还能把这段视频再拿出来放一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不带你这么坑弟弟的。”

阿诚还知道要给小弟留点面子,冷不防地把手机从明楼手里抽走,然后拉着他一道铺床,好说歹说总算把醉酒的熊孩子塞进被窝里。

等屋里传来低低的鼾声,两人才放心地退出去,到了走廊又遇见阿香,其实她刚才陪着大姐和小弟也喝了不少,走路也跌跌撞撞的,阿诚就将她也劝了回去,自己挽起袖子洗碗。

明楼干家务不行,但传个碗搭把手还是行的,也不至于一摸盘子就摔。

水龙头开着,哗哗的响。

阿诚将洗好的盘子一个个往上叠,锅碗瓢盆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阿诚的手腕很细,挽起的袖子时不时要往下滑,明楼就站到他身后,默默帮他折上去,得益于曾经的从军经历,阿诚的纤瘦并非弱不经风的那种,从手臂到肩膀的轮廓线条都带着一种含而不露的力量感,于是明楼手上的动作就刻意放慢了一些,用指腹细细摩挲也是手臂内侧的肌肤。

“大哥?”

洗碗的人有些心虚地望向走廊,从那边看过来,开放式的厨房一览无余。 

 

“怕什么,他们都在屋里,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

说着,又偷偷搂上细腰,连同下巴一起磕在他肩上。 

 

阿诚手上全是泡沫,被他抱着又不好动,顿时哭笑不得:“没法干活了。” 

明楼这才勉为其难地将手臂松开些:“以前只能心里想想,现在都两情相悦了,还不许我亲密一点?”

明楼还要说话,到嘴边却突然咕哝出一句肉麻,话音未落,他又好像被看不见的手捶了个爆栗,脑袋狠狠往下一扣。阿诚睁大眼睛看他数秒之内玩了好几回变脸,这才终于反应过来,估计是恶魔在和明楼较劲呢,两个人共用一个身体,操纵身体的时候偶尔就会发生这种自己跟自己打架的状况。虽然阿诚和明楼共处了那么久,也无法逐字逐句来区分和自己说话的究竟是明楼还是恶魔。

就像之前在饭桌前剥虾时那样,黑影说我还以为你喜欢我,会先剥给我吃呢。

其实他一开始想说喜欢“他”的,但喜欢“他”,却是把虾仁剥给“我”吃,这个表达怎么听怎么古怪,阿诚知道内情兴许还好些,若是换成外人肯定要摸不着头脑。 

要怎么称呼,确实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何况平常还是黑影控制身体的时间更久一些,明楼只有在和阿诚独处的时候才会偶尔露脸,更多时候只负责在必要的时候出谋划策而已。 

 

“都在一个身体里,就不必那么泾渭分明了吧?还是说,你比较希望我叫你的名字?”

阿诚反问,他现在好像能总结出一点判断的经验了,明楼说话喜欢绕弯子,恶魔更直来直去一些。 

 

“恶魔的真名不能随便告知于人,会招来杀身之祸。”

黑影忽然正色道。

阿诚还是头一回听到这种说法,暗暗记了下来,而黑影接着又说:“何况我也……没有名字。”

口气有种奇怪的失落。

 

“没有名字?”

其实这点明楼早就发现了。

他和黑影共用身体意识互通,偶尔也会在梦境中看到一些关于黑影的记忆碎片,但那里面并没有昭示黑影来历的线索,仿佛他的一切都源自于混沌,以至于他的存在本身都变得飘忽不定,总觉得少了什么,在现世世界里缺乏立足的根基。

阿诚的思路和明楼不同,他眼下更在意没有名字所带来的麻烦,虽然可以直接叫恶魔,但是难保他们以后会不会对上其他恶魔,这样也太容易混淆了。再者,黑影如今已经完全融入明家,见到人也和明楼一样该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并没有任何障碍,阿诚觉得就这么安于现状也挺好。 

黑影最初来到明家的时候,根本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过是顶着明楼的皮囊过来走一遭罢了,做事全凭一时的好恶,彻头彻尾的自我中心者。而当他遭遇明镜遇险阿诚被绑,却没有冷眼旁观,尽管这样做不会带给他任何利益,且这种不计较得失的做法,恰恰和他一贯信奉的等价交换完全背道而驰。 

也许融合早就潜移默化的开始了。 

在融合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像人类,被本尊的想法所影响,就连恶魔也会有逐步丢失自我的危机感吧,阿诚现在又毫无芥蒂地对待他,仿佛已经将他视为明楼的一部分似的。但黑影很清楚自己并非真正的明楼,不该享受这种理所当然。  

 

对于黑影矛盾的想法,阿诚似乎摸索到了头绪,他笑了笑,心无旁骛:“可是我叫大哥,你也应了不是吗?”

“明知道现在是我……你还能靠得这么放心?就不怕某人吃醋?”

属于明楼的手依然放在阿诚腰上,暧昧的流连。

“自己吃自己的醋?”

阿诚把手头最后几个碗刷洗干净,放到架子上沥水,然后坦然地往后面靠了靠,看到对方无意中皱成川字的眉头,又伸手按了一下,一颗圆润的水珠从上面滑了下来,嘀嗒落在心尖上,绽开一朵水花。

 

黑影吧噔吧噔地眨眼,总觉得脸上奇怪的发热。

他赶紧捂着嘴别开脸,掩饰脸上的红潮。

惹不起惹不起。 

溜了溜了。 

身体的控制权自然而然又落到明楼手上,他睨了黑影一眼,旋即紧了紧怀抱,往阿诚耳廓上轻轻咬了一口,哼出一团热气。 

两人忙着耳鬓厮磨,完全没发觉来自后方转角突然收走的视线。

此时明台正躲在墙后,安抚刚刚遭受冲击的小心脏。

明楼和阿诚刚走出房间,他就从被窝里翻坐起来,之前醉醺醺的模样原来都是装的,等兄长去了厨房他才蹑手蹑脚的下床,小心翼翼地闭敛气息后才打开门,一步一顿走到转角处偷听。 

结果——我大哥被恶魔附身了,还和我二哥搞上了!

这种事要怎么报告啊?说不出口啊,摔! 

 

 

(未完待续) 

评论 ( 56 )
热度 ( 164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