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八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八章 

 

在发现明楼和阿诚非同寻常的关系之后,明台赶忙颤颤巍巍捂着小心肝躺回床上,几乎一夜没合眼,可惜那两个人先前一直在咬耳朵说话,背景又有水声不断干扰,隔得远了几乎没听到几句有用的对话,倒是肉麻的情话断断续续听了一箩筐,叫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大哥什么时候和阿诚哥好上了?

离开家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好的恶魔呢?敢情他附身了一个还不够,又看上了阿诚哥,打算装成大哥的样子赖在明家不走了是吧,还要把一家子一起拖下水? 

明台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高,并且对阿诚被恶魔诱惑一事产生了巨大的忧患意识,什么恶魔?怕不是色mo吧!

明台顶着熬了一宿的黑眼圈对着卫生间的镜子一通磨牙,要不是上头下达的命令是监视,他早就和附身在明楼身上的恶魔大打出手了,可现在偏偏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就算满腹的火气和疑问也只能硬生生地憋住。他恶狠狠地吐了漱口用的水,扯过毛巾擦窗似的在脸上糊了一遍,镜子面前的面孔才恢复明家小少爷在家人面前的固有印象。

 

刚在桌前落座的明楼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早餐大家照例还是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聊着聊着,明楼便想起了明台的功课。 

“哇,大哥,逢年过节的就不要考功课了吧?”

明台一听功课二字,脸顿时垮了下来。

就冲着他这副表情,明楼就知道他这些年都没好好把学业放在心上,果然不想被家里管着出去玩才是真的。 

“今天算什么节日?”

明楼觉得更有考一考的必要了,反正对了对日子跟哪个传统节日都不沾边。 

“魔都旅游节呀。”

明台指了指今天晨报上的整版广告,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正经问你话呢,还贫嘴。” 

明镜憋住笑。

“那我也有正经话要问大哥。”明台故作认真地说,“大哥你知道我学的是什么专业吧?”

“不就是古典文学嘛。”

只不过是法国文学而已。

“但大哥你是搞经济的啊!” 

明楼以前在法国时就是大学教授,经济学方面的权威专家,就算不继承家业做生意,他的理论水平放眼魔都也是首屈一指。明台特意提起这个,言下之意就是术业有专攻,都不是一个领域的人,考来考去又能考出什么名堂呢?鸡同鸭讲多没意思,仿佛他肚子里装的墨水已经多得快要溢出来。 

“那你可太小瞧大哥的本事了。”阿诚吹了吹飘在汤里的油花,“当初大哥在法国的时候,虽然担任的是经济学教授,但别的领域也多有涉猎,只不过没有正儿八经地去考个学位罢了。”

明台一脸不可置信,旁边的明镜已经笑弯了腰,故意拿报纸挡在前面没理会他询问的眼神,对面的明楼则是老神在在地舀了一勺海鲜粥送到嘴里,只有阿诚坏笑着朝他努了努嘴,仿佛在说你接着唱我配合你表演。 

 

明台头顶上翘起的一根呆毛顿时蔫儿了,话锋一转马上开始装可怜:“大哥,堂堂大教授就不要欺负我这个学渣了吧?” 

“家里花了这么多钱供你上学,看看成果还不行了?”

明楼还不罢休。 

“那这样吧,你告诉我都会些什么,从今往后我一律绕着走,绝对不在关公面前耍大刀。”说话间,明台偶然瞥到隔壁的开放式厨房,立刻计上心来,刚弯下去的脖子又高高昂起,“在国外住了那么久,我现在也能自己下厨了,山珍海味做不来,但是下个面煮个饺子还是凑合的,不然我们比试一下厨艺如何?”

这下,一向自信满满的明家大少爷也不敢接接茬了。

明镜带头笑了起来,她还记得有一回过生日,明楼为了给她一个惊喜,特意亲自下厨想要做碗长寿面。结果晚上回到家,长寿面没吃着,只闻到一屋子的焦味,还有一口烧黑的锅可怜巴巴地反置在洗碗池里,明楼的手已经洗黑了。 

自从经历这段黑历史以后,明楼终于认识到什么叫做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在厨艺方面,他确实毫无天分可言。

还能怎么办,明大少爷轻轻咳嗽了几声企图蒙混过去,惹得大家忍俊不禁,考课业的事也跟着不了了之。

明镜今天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活动,早餐过后便出门了,明楼没有要紧的安排,就先坐在客厅里摆弄笔记本电脑,浏览最近的新闻报道。他也想顺便调查一下白银骑士团的动向,这些人既然想在魔都有所作为,那必然要准备一个固定的据点,总不能只有明家始终站在台前被人算计。

不光是明楼,黑影也对现在魔都的风向有点捉摸不透。

在矢野的葬礼上,新竹组的高层和核心人员全军覆没。明楼和阿诚当时走得很匆忙,根本没有考虑善后事宜,当然了,涉及到那些怪力乱神的成分,尤其矢野和高木这两个死人还突然诈尸,无论怎么遮掩粉饰也不可能符合普通人的思维逻辑,还不如留下一个烂摊子,看看稍后会如何处理。

结果几天下来,这桩牵扯了几十条人命的大案根本没有诉诸报端,事情就这么销声匿迹了,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显然是有一双长袖善舞的手在背后活动,悄然抹除了那些证据和痕迹,普通民众依然蒙在鼓里,对恶魔和魔物的存在一无所知。白银骑士团的确是对付恶魔的专家,可他们的根基毕竟在海外,而非魔都,明楼觉得他们未必有这个能耐打点那么多部门,并且及时堵住悠悠之口。 

倘若不是他们,又会是谁在掩饰这一切呢?  

明楼不由得陷入沉思,黑影虽然活得比较长久,一直辗转于世界各地,但对神秘的东方也知之甚少,对待明楼的疑问只能沉默以对。 

明台也在客厅里。

他无所事事地斜倚在沙发上,一下一下按着电视遥控器调换频道,动作和此时并不在场的穆尔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可他的心思并不在屏幕上,而是刻意掩饰了视线的落点,暗中关注着明楼的一举一动。

若是在和黑影融合以前,明楼必然会忽视来自身后的注目,毕竟对方是自己的家人,又不是需要严防死守的敌人。然而他已经今非昔比,属于明楼的意识正在专心致志阅读网页上的新闻报道,但属于黑影的意识却时刻警戒着周围的动向,这种戒备并不仅限于肉眼的观察,也会留心四周细微的气场变化。 

“你这个小弟不简单啊。”

黑影提醒了一句,脚下的影子不动声色地融入背景里,绕过墙角连到沙发底下,与明台只有一线之隔。

“什么意思?他可是我弟弟。”

明楼的回答很明白,反应也仅仅是挑了一下眉而已,连头也没有抬起来。

 

但他必须承认的是,现在正值多事之秋,明台选择回家的时机确实很微妙。明楼办事一向谨慎稳重,就算黑影不刻意提醒,他也能做出合情合理的联想,产生必要的警惕之心。一双修长的手指漫无目的地拨弄着鼠标上的滚轮,页面上的内容在他眼前飞快掠过,直到页面被划拉到最下方,再也跳不出其他新内容,漫长的沉默才终于宣告结束。

“为什么这么说?” 

他终于开口问了。 

“如果只是偷偷往这边瞄几眼确实没什么,但弱化自身气息的技巧,普通人可做不来。”

如果已经达到收放自如的境界,甚至可以将自身的存在感降到更低,只是在大家共处一室的情况下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罢了,但这并不妨碍黑影对明台的身份和目的起疑。

灵魂交流的好处在这种时候尤其突出。

无论明楼和黑影讨论得多么激烈,脸上的表情始终都能保持在古井不波的状态,绝对不会惊动紧盯在背后的眼睛,哪怕明台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看也察觉不到任何端倪。 

而此时,阿诚也刚好处理完手头的杂务从楼上下来。

他今天要去马三爷那边一趟,对方许诺会传授他使用破魔剑的方法,眼下形势还不明朗,阿诚认为有必要将这件事尽快提上日程,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见明台也在,他特意压低声音,凑在明楼耳边说话,明台的视角很适合盯梢,可一瞄到两人亲密的样子,便恨不得在室内也把墨镜戴上,逃避现实似的将目光稍稍挪远了一点。 

“看来马三爷是打算把白银的那套东西教给你。”

黑影已经猜到女人的意图。 

白银拥有引导人类灵魂觉醒的法门,虽然具体要怎么做他并不清楚,却也知道这个过程必然和危险如影随形,若是人人都能做到,觉醒者也就算不上什么珍惜资源了。 

黑影和马三爷是旧相识,知道她曾经是白银骑士团的成员之一,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被前任团长追杀。虽说现在新任团长已经完成权力更迭,但她依然不适合在外面抛头露面,否则一旦露出马脚,少不了又是一番刀光剑影。 

但马三爷在魔都做的是情报生意,白银虽然也有自己的情报网络,但强龙难压地头蛇,在魔都站稳脚跟以后,他们还是会接触本地的情报贩子,而马三爷在这里经营多年,必定首当其冲。

“你担心马三爷会受到牵连?”

阿诚问。

“保险起见,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 

明楼微微颔首,其实还有一点他没有直说,那就是避开明台跟阿诚谈一谈黑影的发现,外有白银骑士团虎视眈眈,没想到家里的熊孩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嗯!”

阿诚应得很干脆,能和明楼一起出入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只是——想起刚才在确认行程时收到的消息,再望向明楼的表情就不似刚才那般轻松了。 

“怎么了?”

看他神色有异,明楼便直截了当地发问。

“跟明天的婚宴有关。”

明楼记得明天顾家大少爷要迎娶娇妻,顾家最近就忙着张灯结彩筹备婚礼,里里外外喜气洋洋,新郎新娘明楼都见过,的确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站在那里便好像入了画一般。两家都是魔都有名的商贾,这次也算是强强联手了,家里的长辈都对婚事很重视,喜宴邀请了许多亲朋好友社会名流。

明家和顾家也有不少生意往来,明楼也理所当然收到了请帖。 

 

“明天的婚礼,汪家也会出席。” 

 

“哦?”

明楼果然面色不善,黑沉沉的眼眸也随之眯了起来,眼中闪烁的光晕变幻莫测。 

(未完待续) 

评论 ( 27 )
热度 ( 139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