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四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四章



“这是不是表示觉醒发动失败了?”

阿诚讪讪地将手放下,锋芒伴随勾手回环的动作掩入身后,眼底流露出的失望也迅速止步于此,再抬头又恢复一片清明。  


马三爷并不意外。 

对阿诚来说,觉醒是出现在体内的一股新生力量,和呼吸或者眨眼不同,他需要有意识地去调动和使用。其实只有极少数的天才能够在第一次使用的时候就成功触发,大多数人还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充分了解和挖掘自身觉醒的极限所在之后,才能做到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不必急于求成,你可以等独处的时候先练习如何释放力量,睡前也可以腾出一些时间做冥想,这能帮你摆脱外界干扰保持内心平静,更好的感受体内新生力量的运行轨迹,等能够随心所欲调动的时候再进行细致的操作。”


阿诚在心里默默记下,嘴角用力抿了抿,咬紧牙关暗暗给自己鼓劲,显然打算回家以后要好好恶补一番。 


“这么拼命做什么,又不要你明天就拯救世界。”

明楼可不想让让这样跟自己较劲。 


从小到大,阿诚都是家里最勤奋上进的一个,明台虽然也聪明,却总是把心思放在那些新鲜玩意儿上,指望他安分守己坐在书房里念书简直比登天还难。


旁人的上进为的是人往高处走,而阿诚的努力更多的为了回报明家对他的爱护,推动他的则是一股强烈的责任感,还有对明楼的倾慕之情。


还有几分源于出身带来的自卑。


世人眼里的阿诚背靠明家,自己也是能力出众条件优越,再给他更多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但实际上,当他下定决心要向马三爷讨教如何觉醒的时候,他也会为未知的事物感到惶恐不安,握着明楼的手垂目,自言自语地说——我想成为配得上你的人。


这句话他说得极轻,像一粒微小的雪花,一触到掌心便会化成水消失不见。


明楼的心思在短短几秒里百转千回,眯着眼睛盯着桌布上花团锦簇的印花图案想得入神。当初他竭力将阿诚争取过来,让他和那对赌鬼父母彻底划清界线,从未想过将来要让他回报什么,只希望对方能像普通人一样成长,能问心无愧地立足社会就够了。


明家不需要光耀门楣,不需要什么门当户对,但若想让阿诚克服儿时的自卑心理,唯一的途径就是让他学会自爱自尊自强。


当阿诚已经做到这些,满心想要和他并肩而战共同进退的时候,明楼就算一心想把事情全都揽到自己身上,也完全开不了口。

 

想着想着,明楼的眉头便越锁越紧,身体也不经意朝阿诚那边靠了靠,肩膀紧挨着肩膀。心里则是说不出的矛盾,他既希望他在遭遇恶人时能有自保的手段,又觉得没能让他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是自己的责任,自己这个兄长兼恋人做的实在不称职,还要阿诚替他殚精竭虑,主动趟进这滩浑水里。 


阿诚忍不住打趣他:“现在的表情,倒像是你要去拯救世界了。”


“这样的英雄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我来做。就算这个世界某天沦落到要恶魔来拯救的地步,那些自诩正义之士的人也不答应啊。”

这会儿明楼终于想起对面还坐着马三爷了,赶紧把腰重新挺直。


又多闲话了几句,差不多也该告辞了,也好给马三爷腾出手来收拾店铺,她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师父,却也指点了阿诚很多,这个乖巧的徒弟原先还打算留下帮忙打打下手,但马三爷却只说领情,并没有答应,只说不用担心,这点小事她自有办法处理。


到家已经是黄昏时分。

明台正捧着一本体育杂志横在沙发上,两条大长腿已经跷到外头,一晃一晃好不惬意。


明楼也不瞒着他,直说地震那会儿打电话回家怎么没人接。 

而明台似乎早有准备,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看房子摇摇晃晃实在吓人,动静一停就赶紧往外面开阔的地方跑,物业怕电梯受到地震的损伤,就暂时封闭的电梯间,总不能叫他用两条腿爬十几层上来吧,一时半会儿回不了家,他的午饭和下午茶便只好去外面解决。


明台理由充分,摇头晃脑说得振振有词。 


明楼也不故意戳破,安慰了几句没事就好就给阿诚使眼色,两个人一头钻进书房里。


“他倒好,瞒得滴水不漏。”

进了屋,明楼脚下的影子便悄默声地伸展到门缝底下,外面要是有人想偷听壁脚,里面也好及时有所警醒。


“明台怕打草惊蛇,就算要跟踪也不敢跟得太近,但他应该知道我始终和你一路同行,怕是以后也要把我防备起来了。”阿诚有些无奈,嗓子里莫名其妙堵得慌,“疑心生暗鬼,我们还是尽快找个机会和明台摊牌吧,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说不开的事,你的情况比较特殊,相信小弟会理解的。像现在这样猜忌来猜忌去的,反而容易给真正居心叵测的人见缝插针的机会。”


阿诚的态度很明确。


黑影嘴角拧着,像是要发表什么高见,但顾及着阿诚的想法,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明台于明楼和阿诚是胞弟,黑影跟他可没有半点的情分,不过只是一个刚认识了一天的便宜弟弟罢了,对方要真是被白银的理念洗了脑,把哥哥姐姐都抛诸脑后,他也不介意当那个面目可憎的黑脸。


就算不能一巴掌拍死,打两下屁股套个麻袋丢废楼里关两天总行吧? 

那小子也是从小被姐姐哥哥们惯坏了,居然敢胳膊肘往外拐。 


黑影可不指望两个正经做哥哥的会好好教训他,反正自己本来就是恶魔,恶魔作奸犯科是理所当然,行善积德才是奇闻异事。 


可惜以黑影对明家几位的了解,这个方案估计一递出去就只有被否决的份,只好继续板着脸生闷气。


明楼徒然生出一种错觉,自己就好像领养了一个和明台不分上下的熊孩子,还是挂在身上甩不掉的那种,哦对,就像无尾熊,咔吧咔吧咬着桉树叶泄愤。


阿诚既看不到无尾熊也看不到桉树叶,就光盯着一脸不忿的明楼发笑。

对方眉间紧锁,两道沟壑深得能夹死中途飞过的苍蝇,可苍蝇哪敢招惹他,它们才不想被影子戳成蜂窝煤呢,早早就把飞行路线绕开明家好几里远。 


也只有阿诚敢去抚他的眉头,一下、两下,最后还是抹平了。

 

和小弟摊牌的事随即平平顺顺提上议程,但明楼和阿诚尚未来得及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处理办法,顾家的婚宴却已经到了。


顾家家业丰厚,办起喜事来也不怕高调铺张。

顾老爷子大手一挥就把整个酒店全包了下来,老人家多半喜欢大红大绿的喜庆颜色,但这次除了场地,老爷子难得没有多插手,放任孩子们自己张罗。于是顾家少爷当下拍板,就按媳妇喜欢的来。


沿着红毯走进酒店,一股浪漫气息便扑面而来,宽敞的大厅被布置成一片花的海洋,色彩由近及远层层递进,最后由浓烈的玫瑰红将舞台簇拥在正中央,而天花板上更是有无数紫藤垂落下来,细看才发现那不是廉价的塑料花,而是用皱纸一瓣一瓣精心染色而成,一朵朵栩栩如生,就连绿色叶片上的一条黄边也被一一还原。 


才子佳人天造地设。

明楼和阿诚笑眯眯地送上祝福,又跟坐在一旁的老爷子寒暄了几句,这才由服务生将他们领进席位里。


他们来得不算早,有好几桌已经快到齐了。

阿诚迅速扫了几眼,发现汪家的席位也很靠前,而靠前就意味着无论怎么嫌恶回避,都会有照面的时候。


一别数年,汪芙蕖鬓边多了不少白发,大概是因为日子过得还算滋润,他看起来并不显老。汪道昆坐在他旁边,几年的牢狱生涯没让他学会收敛,眉眼间的戾气反而更重了,就算换了一身造型扮出容光焕发的才俊模样,那半瓶子晃荡的纨绔气还是一点都掩藏不住,他生着一张好皮相,一挑眉就透出一股又邪又痞的帅气,以往被这张面孔骗过的女孩不计其数,也就只有明镜从头到尾都没有上当。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汪道昆此时正和隔壁桌几个人聊得热火朝天,看脸也尽是些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的败家子。过了这么多年,这小子的喜好还是一点也没有长进。一伙人聊久了嗓子难免发干,他就招了招手让服务生送酒来,见来的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眼睛和手便开始不安分,流露出好se的本性来。


明楼一贯对他的做派看不上眼,眼见小姑娘要吃亏,还是忍不住出声呵斥。  

汪道昆天生不如他父亲那般沉得住气,闻言立刻怒目相视,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要坏他的好事,结果这一看却不怒反笑,啪啪啪鼓起掌来:“哎呦这不是明家大少爷嘛,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你姐姐最近还好吗,听说她到现在还没有嫁人,莫非还对我念念不忘呢?”


他一开口,那些与他臭味相投的纨绔们也跟着哂笑起来,就等着看好戏。


(未完待续) 



评论 ( 19 )
热度 ( 119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