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五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五章




女服务生叫小梅。

她年纪不大,巴掌大的小脸上还带着浓浓的学生气,一双大眼睛正紧张地眨个不停,手里捧着托盘无所适从地僵立着。


今天能被请到这里的客人每一个是她能惹得起的,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生而已,万一磕碰到哪位客人,把汤汤水水的东西洒到人家的衣服上,就算她在酒店打一年的白工也未必能赔出那么多钱。早上经理开晨会的时候也特意嘱咐过他们,上菜走动的时候要务必小心,其实这些老板们财大气粗,多半不会跟他们这些工作人员计较什么,就怕遇到想借机闹事的,或者某些品行不端的,一旦看到这种人务必要绕道而行。


小梅暗自腹诽,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刚才走过去的时候,她也有小心察言观色,之前经过这几桌的时候她就留意过这些宾客的聊天内容,那个企图对他动手动脚的男人先前就在跟邻桌聊些不堪入耳的话题,所以她过来的时候分外小心,眼见对方的手要摸到她腰上,连忙急中生智侧身躲过,谁知道这么做反而激起了对方的兴趣,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


还好明楼及时站了出来替她解围,见女服务生还在发愣,便暗暗使了个眼色,小梅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赶紧弯腰轻声谢过,然后抱着托盘逃之夭夭,远离那片是非之地。 


明楼长身而立,根本不正眼去瞧汪道昆的脸,那张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面孔多看一眼都觉得作呕,他冷哼一声:“我家长姐是人中龙凤,一向瞧不上那些酒囊饭袋的货色。而你都多大年纪了,一事无成也就罢了,还成天想着吃软饭,莫非汪家连个儿子都养不起了?” 


汪道昆想往明镜身上泼脏水,明楼就反过来说他腆着脸往自家大姐身上倒贴,毕竟明镜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至于他汪道昆从头到脚就是个笑话,就算算要往脸上贴金也得先掂量掂量,免得牛皮吹得太大,一不小心闪到腰。


汪芙蕖并没有介入小辈之间的争吵,只是老神在在地靠着椅背听而已,他没喝酒,而是要了杯热茶,摆在桌上还在冒热气。 


“明大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口齿伶俐,可惜就算你怎么看不惯,咱们汪家照样过得滋润逍遥,可不像某些人家,还要起早贪黑琢磨生意,大概是天生劳碌命,没有这个享福的机会。”

汪道昆一点也不恼,他虽然混,却也没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很清楚造谣被人拿住话柄的后果,所以他一向只在嘴上逞凶,从来不会留下什么纸面上的证据,如此一来,就算明楼听到了又如何,反正嘴长在自己脸上,谁也拿他没办法。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竟然有人会以不学无术为荣。难怪当年汪家处心积虑对付明家,最后却功亏一篑,只能夹着尾巴躲到日本避风头,果真是汪老弟居功至伟。”

明楼皱着眉头掸了掸袖口,生怕沾上某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蠢劲。 


“你!”


当年的事,明眼人都知道是汪道昆替他父亲顶罪,对付明家的那些手段大多也是汪芙蕖出的主意,但他又不好在人前嚷嚷这些内情,汪家千辛万苦才从泥潭里脱身,他当然不会自打嘴巴把父亲攀咬出来。所以明楼故意拿这个做文章,就是料定对方不敢反驳。 


只是他明着是骂汪道昆,暗地里却把两父子都带了进去,归根结底,夹着尾巴滚去日本的,汪芙蕖也是其中之一。 


话说到这个份上,汪芙蕖耷着的眼皮才终于往上抬了抬,他端起杯子咳了咳,提醒儿子不要再跟明楼争吵,省得他嘴上没轻没重又露出什么破绽来。 


汪道昆摄于父亲的威严,只好忿忿地坐回自己的位子。

明楼也没有紧追不放,今天到底是顾家的主场,和汪家的恩怨是一回事,但他没必要搅黄人家的喜事,便暂且收起嘴上那些刀光剑影。 

 

这一场,双方算是不欢而散。 


等要紧的宾客全部到场,大厅的灯光骤然暗了下来,灯光将吊顶打造成一片梦幻的星空。随着音乐响起,新人的婚礼终于开始了。


婚礼的流程也搞不出什么特别的花样,VCR介绍两位新人和他们的恋爱经历,新娘子穿着漂亮的拖地婚纱,娇羞地颔首勾着父亲,从门口翩翩走来,后面跟着几个可爱的小花童,一路过来天女散花。


明楼和阿诚也应景地跟着大家一起鼓掌。

今天的司仪水准不错,很擅长炒热气氛,几句话一煽场内便掌声雷动。此时,灯光终于从远处逐一熄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舞台中央的新人身上,新郎缓缓执起新娘纤细柔白的手,新娘也含笑看他,聚光灯下的眸子灿若星辰。在含情脉脉的互视中,新郎新娘顺利交换了戒指,台下随即哨声四起,男方与女方的亲友团以年轻人居多,都在欢呼起哄。 


明楼和阿诚所在的那桌很靠前,但座位却恰好藏在暗处,紧挨着立柱和一排装饰用的花槽,眼下灯光全都汇聚在新人身上,就更没有人关注他们所在的位置了。明楼便故意往后靠了靠,偷偷拉了阿诚一把,在众人亲一个亲一个的呼声中,新郎憋着笑将脸红的新娘拉进怀里。


气氛一片热烈,天时地利人和,谁也没发现这个角落的影子比别处都要深上几分,甚至连脸也看不清,明楼瞅准机会,揽过阿诚的后颈深情一吻。 


这一吻来得着实有些猝不及防,阿诚的那声惊呼还在喉咙里打转,就被明楼的气息完全吞没。


大庭广众之下胡闹什么呢!

也不怕被人发现落人口实!

阿诚紧张极了,心脏怦怦直跳,他慌忙循着感觉摸上明楼的手,想叫他快点放开,结果吻得正入神的某人完全区解了他的意思,反手与他十指相扣,阿诚哭笑不得,只能在他手背上故意拧了一把以示惩戒,但终归没有把人推开。 


待台下开始喊再来一个,明楼才意犹未尽地在他唇上轻轻舔了舔,又在他鼻尖上啄了一口,笑得比一旁垂下的花枝还要烂漫,桃花眼看人本就深情款款,阿诚沐浴在目光之下,心头越发悸动得厉害,舌尖也好像含过糖似的,嘴唇一抿便甜入喉里。


先前遮挡光亮的影子悄无声息地退回明楼的袖管,阿诚这才明白过来,咬着下唇狠狠瞪了他一眼。 


明楼没有理会他投来的眼刀,举起红酒杯跟他碰了碰,但身为同谋的黑影却感觉到眼刀的锐利,忙拱着屁股往明楼身后躲,表情仿佛在说你可瞧准了人再下手,他身上皮糙肉厚的不怕挨刀,等了一会儿看阿诚开始动筷子夹菜了,才终于松了口气。


酒店开始陆陆续续上热菜,明楼一个个尝过来,嘴里的鱼肉还没来得及咽下,黑影就让他把对面的菜留着不要乱动,被指挥的对象满头黑线,都是一张嘴一个胃,谁吃不都一样?


阿诚看着明楼变脸简直乐得不行。


舞台上同样热闹非凡,司仪准备了许多娱乐性质的小游戏穿插其中,等新人换装以后再开始敬酒。 


阿诚中途去了一次洗手间,等回来却发现汪道昆又开始向别人吹嘘自己的风流史,那几个跟他臭气相投的纨绔也不管那些内容是真是假,照样聊的起劲,而一提到和明镜有关的部分,汪道昆便故意放大音量让明楼听见,看他真要发作又马上转移话题,简直就是个滑不留手的无赖。


这人也太不识抬举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触及明楼的逆鳞,就算现在能隐忍不发不让顾家难堪,但事后也绝对不会让汪道昆好过。 

阿诚暗自摇头。

可见这败家子几年的牢饭都穿肠而过了,一点长进都没有,就算是打嘴仗也只会朝下三路招呼。


“听闻明兄至今也未婚配,身边连个红颜知己都没有,也不知是无心留恋花丛,还是身体有什么缺陷隐疾?”汪道昆挑衅地朝明楼那边扬了扬眉毛,然后招来一个服务生,“让厨房给明先生多加道菜,挑点补肾益气的给他补补身体,以后也好快点带个漂亮姑娘回家,到时候记得唤我一声姐夫——” 

  

汪道昆越说越口无遮拦,见明楼迟迟没有回嘴便觉得自己当真拿捏住了他的痛处,笑得合不拢嘴。 


阿诚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冷。 

看来是该出手治一治了。 

 

“0425——!”

  

听着似乎只是意味不明的一串数字而已。

前一轮笑声刚刚平息,现场正在更换背景音乐,恰到好处的空档让这一声呵斥听起来尤其响亮。

旁人不明就里,只有汪道昆神色大变,猛地起立回到。


四周顿时一片哄堂大笑。 

先前还跟他打成一片的纨绔们笑得尤其夸张。


明楼也迅速反应过来,这串数字原来是汪道昆在监狱时的编号,过惯牢狱生活的人早就养成了叫编号就起立的条件反射,就算他已经出狱,习惯却无法在短时间内轻易改变。而阿诚正是利用这点,让汪道昆吃了个哑巴亏。 


意识到自己被算计的人急匆匆地坐下,却依然能感到芒刺在背,经过刚才的风波,周遭的人看他的眼神好像都有点不一样。 


明楼还算有涵养,就算觉得大快人心也没有鼓掌,只是紧绷许久的嘴角微微上翘而已,他一眼就在杂乱的背景里找到阿诚的身影,他正在跟服务生说话,好像在嘱咐什么。


“怎么,你还给汪道昆留了后手?”

忍不住问。

 

“顾家今天请的大厨厨艺一流,不趁机尝尝鲜岂不可惜?”

阿诚盯着汪道昆的背影,露出坏笑。 

 

“给他准备了什么好菜?”


“待会儿就知道了。”

  

没过多久,服务生便为邻桌端来一盅天麻猪脑汤,据说又补脑的功效。既然是阿诚特意为他准备的,汤自然要送到他面前。 

 

汪道昆的脸色瞬间由红转黑,气得七窍生烟。不过这次他没有干出掀桌子闹事之流的蠢事,因为他刚要砸东西就被汪芙蕖制住了,他越看桌上的天麻猪脑汤越觉得发火,一口气堵在胸口出不出去又下不下来,于是他干脆把碗筷一摔,拂袖而去。 


整个酒店已经被顾老爷子包下来,今天就为这一场婚礼服务,除了为新人准备的套间,楼上的其他客房也可以提供给到场的宾客使用。


汪道昆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客房,而是敲了敲隔壁的房门,脚尖一下一下不耐烦地点着地面。 


稍后里面就传来一个动听的女性声线,门随即缓缓打开,里面露出一张姣好美艳的面孔,那是汪道昆的妹妹汪曼春,说是妹妹,其实她原本是汪芙蕖的侄女,只不过她父母双亡没人照顾才记到他名下,平时以女儿相称。


“那个明楼可气死我了!”

汪道昆将门一砸,快步走到里面,每一步都恶狠狠地踩在地毯上。 


汪曼春朝旁边让了让,对哥哥的表现并不意外:“我之前怎么说来着?论口舌之争,你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他家领养的那只狗也是个会咬人的,居然敢阴我一把,也不看看他是个什么货色,竟然也敢狗仗人势给我添堵!”

说着,叽里咕噜又爆了一堆粗口,把明家上上下下骂了个遍。 


“明家的人一向喜欢抱团取暖,要对付他们其实也不难,只要能拖下一个,剩下的人也会一一被拉下水。” 

 

“那是动明楼还是动明镜?” 


“钝刀子砍人——更疼。”


汪曼春是个标准的美人,五官之中带着些许勾人的媚,散发着男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烈焰红唇将她骨子里流淌的艳丽衬托得淋漓尽致。马三爷也适合这样的妆容,但她的明艳是豪爽热辣,像盛放的芍药花,而汪曼春更像是脚下盘踞着毒蛇的蔷薇,揉碎花瓣就会挤出漆黑的毒汁,伺机而动、见血封喉,即使微笑也暗含着阴毒的算计。 


“那你的意思是?”

汪道昆狐疑地抬起头,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抖了几下抽出一根放到嘴边,对床头柜上吸烟有害健康的提示熟视无睹。 


“阿诚。”

她吐出一个名字。 

 

“他又不是正宗的明家人,不过是挂了个名号而已。”

汪道昆似乎忘了,身边这个女人其实并非汪芙蕖的亲生女儿,和阿诚的立场没有任何区别。


汪曼春却有意忽视了兄长话里扎的那根刺,继续说:“明家行事一向洁身自好,从外部来看几乎无懈可击,不过堡垒从来都是从内部攻破的,阿诚和明家姐弟一向关系亲厚,以他为目标再好不过,而他身世曲折,也最合适添油加醋大书特书。” 


汪道昆只觉眼前一亮:“那我们要怎么做?”


“我已经预备好了。”

汪曼春轻启红唇,将一张照片推到他面前,照片是桂姨夫妇和阿诚的合影。 

 


(未完待续) 


评论 ( 20 )
热度 ( 118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